张耀升:非典型霸凌

2020-07-08
标签: 主页 > Z生活谷 >张耀升:非典型霸凌 >

张耀升:非典型霸凌

今天,让我们来谈一个非典型的霸凌故事。

朋友A是成名艺术家,他身材高大,学过武术,个性温和,收入在一般人之上,不属于印象中的被霸凌者,但是他告诉我他的霸凌经历。

大约十年前,在专业领域中已经小有名气的他为了自我进修回到校园念研究所,由于他很用功,学术能力比班上那些年纪小他一轮的同学好,许多来到学校演讲的业界人士也总是一来就找他聊天,他并未察觉空气有些异样,一直到很久很久,事件落幕之后,他才回想起当时的细微改变。

一开始是自以为领导者的女同学找他攀谈,探听他是用了什幺管道巴结奉承才能让那些业界人士一来就找他聊天?他心想,你是连google都不会用吗?连我有什幺资历都不知道,在这个领域做学术,基本常识不是应该也需要知道我吗?于是笑笑没有回答,他以为这是合宜的礼貌,没想到,在缺乏常识且不用功的女同学眼中,被视为自傲且不愿分享资源。

于是,同学开始集体疏远他,不坐在他附近的座位,活动不邀请他,有默契地降低与他眼神接触或谈话的机会。

接着,教授频繁接收到各种小报告,他的言行举止被「诠释」后向上举发,逐渐在师长间累积各种印象。他被当作问题人物对待,整个研究所散布着不友善的气氛,而他却连具体的敌人都不知道在哪。

一直到他的书被泼了不明液体,一整排的书页出现烧焦的痕迹,那个警告意图很明显:「下次就是泼在你身上。」他拍下照片,告诉老师,老师却问他:「你要不要先检讨自己?不然为什幺大家要针对你?」他感到万分错愕,不懂为什幺在人道、人权思想上都这幺先进的老师会叫受害者反省自己为何招引别人侵害他?

没有别的方法,只能隐忍,稍晚,他得知主谋便是那位向来自以为领导者的女同学,她照样活跃,会造谣生事,把他平凡无奇的言语有时编织炒作成自我忏悔,有时编辑诠释成全面宣战,把他塑造成一个不稳定的恐怖份子,一直到他毕业离开那间学校,对他不友善的气氛始终没改变。

他说他曾陷入一个迴圈,不断思考各种报复的方法,虽然任谁都看得出那是暂时的龙困浅滩,但是当一个人遭受环境的全面羞辱,人的本能本性就是会将视野限缩到眼前这一小块空间,这些他以往不可能在意的小杂鱼变成了每天啃咬他的大白鲨。

直到毕业脱离了这批不成材的弱智同学,转回到自己的专业领域才突然鬆了一口气。

回顾这一段历程,他很惊讶霸凌会如此扭曲一个人的内在。

他曾经以为霸凌只会发生在弱者身上,然而在任何一个环境中,多数集结便是强者,落单的便是弱者,不成材的弱智学生集合在一起,也能形成一个霸凌强权,并不是如他以往所以为的,人是有了弱点,有了被欺负的条件,才会沦为被霸凌者。

而且任何一个心态健全的人,经历被霸凌的过程,在羞辱感之下,也无法抛弃对抗对立,于是任何一个心胸开阔的人,只要被霸凌,都会狭隘到只看到眼前的仇恨。

霸凌,会把双方都简化成仇恨的动物。

我问他为何想起这段往事,他告诉我,他原本以为自己早就走出这段灰暗的过去,直到他最近举办个展,收到各单位送来的花篮与祝贺,发现其中有个政府单位的科员是那位带头霸凌的女同学,那一晚,他彻夜未眠,过去那股强烈的报仇慾望又回到他心里,他知道这位女同学必定彻头彻尾从来都不认为当初她的行为属于霸凌,才能这幺理所当然送花篮来,她或许觉得只是一群同学好玩而已,或自以为正义,甚至觉得要不是她当初出手矫正,你怎幺会有今天的成就。

他还想起那位叫他检讨自己的老师。

全世界都叫被霸凌的人自我检讨,却没有人时时检讨自己是否霸凌别人!

他说他不断想起自己在那段时间为了情绪平静是如何麻痺自己内心,让自己在那个不友善的环境中不喜不怒不哀不乐,彻底封闭自我才能撑到毕业。

他的故事让我想起小强(张元赫 饰演):《托比的最后一个早晨》中最困难的角色。

当同学以抒压的心态、戏弄的情绪不断打他骂他羞辱他,有时候我叫他必须内心充满愤怒但强做镇定冷漠,有时候我要求他必须真的心死到毫无反应,但是在与托比决裂的时候,我要求他要让情绪爆裂。

这是他的第一次演出,又必须承受这幺浓烈扭曲的内心戏,他跟我说真的好难好难,为了达到演出的戏剧效果,好几次我都在拍摄现场毫不留情地骂他,甚至动手打他。他知道这是为了演出,我们之间凭藉着信任感而拍完一场场虐心的戏,但是到了杀青前几天,他的状况有点超出我的意料。

对于导演的关心问候,他的反应冷漠,也不太与剧组工作人员互动,态度封闭眼神黯淡,演出也不太需要导演指令,真的成了剧中的小强。

事后他告诉我,在诠释这个角色最瓶颈的时候,他在独处时自言自语,问:「小强,我觉得好痛苦,为什幺你可以撑下去?」那一天之后,他开始懂得小强的心态,要能撑过日复一日的霸凌羞辱,最重要的是,让自己麻痺,不要开心不要难过,断绝外在对自己情绪的影响,麻木到底,连自己的痛苦都没有感觉,才能撑过去。

我观察过的几个遭受霸凌的学生,只要日子够久,久到他们放弃对外求援,他们的眼神总是麻木,对于外人的温情关怀不只戒慎,甚至排斥。主动伸出援手,却遭遇这种冷漠,我还是不免想起那句几乎把霸凌正当化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是小强入戏的经历让我明白,这些身陷在霸凌之中的人为了生存为了度过痛苦的每一天,必须这样封闭自我,他们必须麻木没有感觉,才能撑过今天走向明天。

你现在很关心他,真心的,他接受你的关怀,他现在软化了武装起来的强硬外壳,但是你走了之后呢?他回到学校之后呢?他的明天他的后天,还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面对,所以他必须抗拒所有让他软化的可能,包含外人的关心。

霸凌,是这样切断一个人的出路,把人逼入绝境。而且在大部分的时候,你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可能都扮演过霸凌者。

阅读 (505) 评论 (656) 收藏 (269) 转载 (127)
相关阅读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通博官网app|体恤百姓生活|分享时尚心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乐虎老虎机国际平台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亚洲国际游戏准认来就送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