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丹麦人热爱糕点,肥胖率却极低?

2020-06-15
标签: 主页 > B地生活 >为什幺丹麦人热爱糕点,肥胖率却极低? >

丹麦多次被评选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国家」,归功于丹麦人独有的生活态度──「HYGGE」。「HYGGE」的发音是「hoo-ga」,源自挪威语的「幸福」一词,同时也和英文的「拥抱」(hug)有些微关联。「HYGGE」的普遍定义是「处于愉悦的幸福感与安全感之中,心态轻鬆且开怀享受当下所有令人愉快的小事。」

英国设计专栏作家及策展人夏洛特.亚伯拉罕亲自走访丹麦,发现HYGGE不仅蕴藏设计的祕密,更是丹麦幸福感的来源。从好奇到实践,夏洛特透过HYGGE也改变了自己。离开充满竞争的英国高压生活,在丹麦的HYGGE里体会到放鬆的幸福哲学。她在书中以幽默的口吻剖析自己的转变,更从经典设计、生活风格、心灵享受三大面向,将HYGGE的魅力娓娓道来~


《幸福丹麦流》书摘转载 

HYGGE令人喜爱的原因之一,就是对「吃蛋糕」抱持宽容的态度,也因此让热爱蛋糕的我从一开始就对HYGGE倍感亲切。

HYGGE室内设计不只是蜡烛和毛毯,当我深入研究后更了解到,能够问心无愧地吃蛋糕,不过是在原本就很吸引人的饮食理念锦上添花。

根据我在丹麦官方网站(Denmark.dk)所找到的文章,每年每名丹麦人平均会吃下10公斤的蛋糕。我不清楚这和其他国家相比是多是少,毕竟关于蛋糕消耗量的数据实在很罕见。不过我曾在《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读到一篇报导指出,英国人在2013年总共买了一亿一千万个杯子蛋糕 ,大约等于每名英国人都买了两个杯子蛋

糕,显然杯子蛋糕的平均重量是87克。

所以,如果英国人的蛋糕消费量要与丹麦人匹敌,除了要吃下9公斤的杯子蛋糕,每年还要吃下其他的蛋糕。听起来像是个大数目,不过既然英国人的腰围年年增加,即使两国平手我也不会太意外。

尽情享用美食和蛋糕

重点不在这里。平均而言,丹麦人吃下肚的蛋糕可能和美国人、英国人或瑞典人差不多;真正有趣的是,其他国家并不会在国家官方网站大肆宣传国内的蛋糕消费量。丹麦公开表示以身为蛋糕消费大国而感到骄傲,多半是因为Denmark.dk是观光宣传网站,而所有观光客都知道,丹麦是丹麦麵包(wienerbrød)的发源地(1840年代,丹麦麵包师发起长期罢工争取调薪,而来自维也纳的麵包师将与家乡同名的麵包首次引进丹麦,从此这种麵包便成为丹麦的国宝,蝴蝶状的耶诞节版丹麦麵包更成为丹麦麵包店惯用的招牌标誌) 。

不过,在这背后当然有比较哲学层次的原因:HYGGE的核心概念就是暂时远离日常生活中的压力与责任,喘口气;更重要的是,在喘口气的过程中得到真正纯粹的乐趣,无论是和朋友在公园漫步一小时,或是挪出时间前往有烛光的咖啡厅,喝杯咖啡和吃个丹麦酥(spandauer,圆形的丹麦麵包)。所谓「引发罪恶感的乐趣」或是「解馋小点心」,其实都是与HYGGE对立的概念。而既然HYGGE已经根深柢固在丹麦人的观念中,我猜想,每过一段时间就允许自己放纵而不需要有罪恶感,也一样是丹麦的全民共识。

在青少年时期,我和食物之间有着複杂的纠葛。早在1980年代,计算卡路里的风行程度,和用滚布油漆法刷出粗糙墙面不相上下,尤其是在衣服里加上垫肩的女性族群之间特别流行。当时十三岁的我,对这种形象着迷不已,又迫不及待想要装大人,自然也跟上了这股潮流。

这段时间,我并不快乐。没错,我穿得下紧身牛仔裤,趴下时还可以用髋骨维持平衡,但每天量两次体重,还要把一盘四季豆和低脂优格当作晚餐,可是让我在青春期吃足了苦头。因为太过瘦弱,我一直到十五岁才开始发育,一年后当我再次开始正常饮食,却发现自己不懂得适可而止;到了十八岁,我的髋骨已经不再清晰可见。

为什幺丹麦人热爱糕点,肥胖率却极低?

离开学校后,我的身体状况才开始稳定,主要原因在于我忙着享受学生生活,无暇思考食物的问题。然而这些年来对卡路里念念不忘的日子,先是让我过瘦,接着又让我过胖,总是胆颤心惊地吃东西,导致我对各种饮食法彻底失去信心。饮食不只是为身体补充养分,而是透过品嚐感受到多重感官的愉悦,并且与亲友分享。但「饮食法」则是完全相反的概念,饮食法基本上就是一种否定的态度,不仅剥夺了饮食的乐趣,还以罪恶感取而代之。

丹麦人热爱糕点,肥胖率却极低

现在英国正陷入肥胖危机,显然英国人的饮食习惯出了大问题,但我不认为特定的饮食法会是解药。虽然我不是心理学家也不是营养师,不过我觉得有一点真的耐人寻味:丹麦人如此热爱糕点和培根,丹麦却是OECD会员国中肥胖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在29国中排名第21),而且几乎是英国肥胖率的一半。儘管我们有各式各样新潮的饮食法(根据OECD在2014年的健康统计数据,2012年丹麦十五岁以上国民的肥胖率为13.1%,英国则是26.1%)。

话虽如此,HYGGE饮食观并不是造成上述差异的唯一原因,贫穷与肥胖危机之间的因果关係可以从大量的数据看出端倪。法比安协会(Fabian Commission)在2015年3月针对食物与贫穷发布的报告发现,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有五分之一被归类为肥胖;相较之下,家庭收入最高组别的小孩肥胖比例仅有7%,而丹麦正是贫穷率第二低的OECD国家。

丹麦的高幸福指数可能也是原因之一,毕竟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过度进食与忧郁倾向会相互影响。然而也有大量研究指出,饮食法会在人与食物之间建立不健康的连结,而这些负面连结通常会导致採行饮食法的人增重,进而引发恶性循环。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学者在研究中发现,採用特定饮食法的人之中,有三分之二的人体重会在四到五年内反弹至比以前还高的数字。

英国国家饮食失调协会(National Centre for Eating Disorder,NCFED)在官方网站发布的报告指出,情绪确实会影响饮食,报告中引用美国营养研究先驱安瑟尔.凯斯(Ancel Keys)的研究,也就是在1950年代肯定地中海饮食(Mediterranean-style diet)优点的第一人;凯斯为了探讨剧烈减少食物摄取对心理与生理的影响,针对健康、年轻且没有体重异常纪录、拒服兵役的男性(由于参与实验,这些男性可以不用在韩战时期服兵役)进行一系列实验。在实验计画中,这些男性先正常进食三个月,接着摄食量减半并同样持续三个月,最后再进入复健期,渐渐恢复正常饮食。

实验的结果影响深远,不过对我来说,最有趣的发现在于这些受试者对食物的态度:在实验期间,所有参与的男性都开始对食物异常执着,许多参与实验者更出现满怀罪恶感偷吃的冲动。而当实验进入最后阶段,所有人都回到正常饮食模式之后,很高比例的参与实验者发现,自己即使已经有饱足感,也无法停止进食。

更多近期研究也提出相似的发现,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心理学家彼得.赫曼(Peter Herman)和珍奈特.波利维(Janet Polivy)就是一例。

他们的实验者是一群没有限制饮食的学生,以及一群正在控制饮食的同事,实验目的是检验和比较两组的意志力。所有参与者都被告知可以尽情享用冰淇淋,不过部分参与者必须先吃一或两份奶昔。没有限制饮食的参与者表现在预料之内,吃下的奶昔数量越多,冰淇淋的食用量就越少;但正在控制饮食的参与者则正好相反,他们的食用量基本上是成正比,吃下两份奶昔的人,也吃下最多冰淇淋。

赫曼和波利维的解释是,先吃奶昔让正在控制饮食的人觉得违背了节制的自我约定,所以拒吃冰淇淋根本没意义;既然走错了一步,不如将错就错。

以生理的角度而言,这些研究似乎显示出「节食」对于人类天生的食慾机制有负面效果,就如心理学家及NCFED创办人迪安.杰德(Deanne Jade)所写:「控制饮食者看似一旦开始进食就无法停止的行为,是源自他们一开始与自己进行的魔鬼交易。失去正常的内在控制力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暴饮暴食。控制饮食者违反自己的规定后虽然不至于无止尽的进食,但饮食量绝对远多于没有限制饮食者。」

饮食控制会破坏与生俱来的食慾机制显然是个大问题,不过我认为更严重的是,各种饮食法把食物和食物摄取变成是非之争。只要看看我们常说的话就知道了:有遵守饮食法就是「状态良好」,没有照做就是「状态不好」或「嘴馋」。如果没有变瘦,就表示「失败了」。

现在正流行的「纯净饮食」(clean eating)更是把这股趋势带向极端,这种方法提倡完全以天然未加工食物组成的饮食,显然重点不在于减重,而是以全新的角度看待食物—到这里还算合理。然而,当有些食物被归类为「纯净」,就表示除此之外的所有食物都「不纯」。过度加工的食品也许真的不怎幺纯净,但麵包、义大利麵、牛奶和马铃薯也属于后者,就让我充满疑惑了。尤其连苹果也被视为不纯(因为糖分太高),判定标準显然已经扭曲。

现在纯净饮食已经在网路上自成一个世界,其中居民多半是有一头美丽秀髮和亮泽肌肤的年轻女性,她们的主食多半是甘蓝菜、藜麦、奇亚籽、酪梨,加上偶尔吃几口生巧克力。这些女性看似拥有良好的体态,事实上却是受到食物和判断食物是否纯净的标準主宰:食物的卡路里含量、升糖(GI)指数、反式脂肪的有无。而美味与否似乎不太重要,饮食对她们来说好像也毫无乐趣可言。

其实这些女性吃的食物没有什幺问题,有问题的是这套饮食背后的思维:害怕食物,而不是享受食物。这和我在青春期濒临厌食症的心态如出一辙,也绝对不是通往幸福的道路。

为什幺丹麦人热爱糕点,肥胖率却极低?

丹麦人的饮食倒也不是毫无缺点,例如饮酒和吸菸过量(面积小于四十平方公尺的酒吧不必遵守禁菸规定。此外,就我的观察,这类小酒吧非常受欢迎。对于可以忍受密闭闷热空间的人来说,绝对是度过欢快晚间时分的好去处),就是丹麦的预期寿命为何在西欧垫底的部分原因。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 2 0 1 5 年的《欧洲健康报告》(European Health Report),丹麦女性的预期寿命为81.2岁,男性则是78岁。话虽如此,从我和丹麦人的对话可以看出,HYGGE文化至少有培养出健康的饮食态度。哥本哈根「幸福研究学会」(Happiness Research Institute)的执行长麦克.威肯(Meik Wiking)对我说:「不可能有所谓的HYGGE饮食法。」

饮食是透过品嚐达到感官的愉悦

确实,HYGGE通常和不怎幺健康的食物脱不了关係,学者海蒂.博伊(Heidi Boye)在博士论文〈后现代性中的食物与健康〉(Food and Health in Late Modernity)以量化研究探讨影响HYGGE程度的因子,结果显示出,许多人认为高糖、高脂的食物与大量酒精一起下肚,全都是营造HYGGE气氛的重要因子⑰ 。儘管这种饮食风格显然让丹麦营养师不敢恭维,我相信HYGGE对食物的正面态度,有促进心理健康的好处。毕竟HYGGE不会将部分食物归类为「不纯」,也不会规定吃了不纯的食物之后,必须连续喝一週的甘蓝菜冰沙赎罪。

面对自己吃下的食物而产生罪恶感,不仅于减肥毫无助益,还会让人不快乐又钻牛角尖。而HYGGE以愉悦感取代罪恶感,享受取代恐惧,显然是好事一桩。

多年前,我就已摆脱饮食障碍,不过,二十年来我一直都在努力平衡饮食摄取和每日运动消耗的卡路里。对于爱吃但不想发胖的人来说,这是最合情合理的方法;但我还是有点执着于计算卡路里,例如,我很清楚自己慢跑一次所消耗的热量,也知道一片杂粮酸麵包涂上无盐奶油和杏子果酱的热量,因此如果我在早餐前慢跑,就可以吃一片土司,但如果没有时间或因为背部/膝盖/小腿/阿基里斯腱又隐隐作痛而没有慢跑,我就会感到烦躁不安。我知道即使吃片土司加上整天没运动也不会立刻发胖,所以我还是会吃,但吃下肚后的余味却充满罪恶感。

开始尝试HYGGE生活之后,我以为养成每天吃土司加果酱的习惯,等同于已经建立了HYGGE饮食模式,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错了。

我唯有在激烈运动后吃土司才不会产生罪恶感,但这完全与HYGGE的精神背道而驰。我并不打算放弃慢跑,跑步总是为我带来喜悦,也能让我真正感到饥饿并回想起童年:小时候我会在康瓦尔(Cornwall)的海滩玩一整天,满身是沙又饱受海风摧残地回到家后,狼吞虎嚥吃下自家烘焙的麵包卷和一些刚从豆荚取下的新鲜豌豆。然而我已经不再计算自己燃烧了多少热量,我也刻意努力让自己在没有慢跑时对饮食放宽心。

不过,这幺做并不容易,因为我发现自己从饮食得到的愉悦感,多半源于合理自我奖励的心态,更不用说迈入中年导致新陈代谢率下降,我难免会产生一点危机意识。

话虽如此,我确实渐渐开始进步。例如,我体会到吃完早餐后,前往哥本哈根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Louisiana Museum)的咖啡馆,坐在燃烧柴火的壁炉旁,一边享用瑞典杏仁蛋糕(Tosca cake)—北欧的知名甜点,类似没有加果酱的英国点心贝克威尔塔(Bakewell Tart)一边眺望松德海峡(Øresund)另一端的瑞典海岸,就

这样静静坐着几小时,便可以感受到纯粹的愉悦。

即便不是每天,只是偶尔。

本文摘自《幸福丹麦流: HYGGE!每一天愉悦舒心的生活提案》

为什幺丹麦人热爱糕点,肥胖率却极低? 
为什幺丹麦人热爱糕点,肥胖率却极低?       HYGGE这个象徵丹麦幸福与温暖生活的关键字,
  如何改变我们看待世界与自我的方式?
  我们如何才能拥有更踏实的满足与快乐?
  英国设计策展人夏洛特亲访丹麦,分享幸福的哲学,
  邀你一起拥抱简单、快乐、放鬆的丹麦式生活。

  烛光是HYGGE,现煮咖啡的味道是HYGGE,清爽乾净的床单是HYGGE,与朋友共进晚餐是HYGGE……这个独特而美好的彷彿拟声单字「HYGGE」,不只是丹麦文化的核心,更是丹麦人的生活方式。

  HYGGE风潮席捲全球,成为火红的关键字。丹麦幸福指数长居全球之冠,HYGGE会是一切的关键吗?英国设计专栏作家及策展人夏洛特.亚伯拉罕亲自走访丹麦,发现HYGGE不仅蕴藏设计的祕密,更是丹麦幸福感的来源。从好奇到实践,夏洛特透过HYGGE也改变了自己。离开充满竞争的英国高压生活,在丹麦的HYGGE里体会到放鬆的幸福哲学。她在书中以幽默的口吻剖析自己的转变,更从经典设计、生活风格、心灵享受三大面向,将HYGGE的魅力娓娓道来。

  *放鬆心情X拥抱当下X关爱自我,就是HYGGE!

  丹麦人深信设计能改变生活品质,「世上没有所谓的坏天气,只有错误的穿着」,他们不因坏天气而沮丧,反而孕育出重视舒适与温暖的设计美学。例如因为湿冷,丹麦人更重视温暖的毛毯与抱枕,以浪漫烛光增添生活情调,随时为自己打造舒适空间。
 
  在生活中製造惊喜也是必要的,丹麦人在米布丁里藏杏仁,而找到杏仁的幸运儿可以获得小猪杏仁糖,惊喜闪现一瞬间。娱乐性十足的HYGGE风格就是这幺轻鬆无压,重视相聚的气氛。

  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连结及高社交程度是让丹麦成为世界上最快乐国度的原因之一。丹麦人经常面对面互动,凡事分摊共享、不讲究正式、步调不匆促。品尝甜食时抛掉罪恶感,享受吃下的每一口甜蜜滋味,不错过眼前的美好。简单说,宠爱自己,与亲友家人共度美好时光,珍惜每刻当下,正是HYGGE精神的根本。
 
  *为生活製造小惊喜,拥抱丹麦的幸福快乐学!

  分分秒秒温馨美好的HYGGE提案:
  -适当地品尝美食甜点,抛开罪恶感
  -与亲友共享家传料理,欢度相聚时光
  -温暖的灯光、温馨的角落、舒适的家俱、抚慰感的装饰
  -抽空进行散步、泡澡,培养珍爱自我的小小仪式
  -早晨煮杯咖啡,什幺也别做,只要聆听蒸气声,享受咖啡香
  -在瓶里插些鲜花,偶尔泡个精油澡,点燃香氛蜡烛……犒赏自己的感官
  -参考丹麦经典设计,多位大师名作收录书中,可按图索骥

  珍爱自我、寻求安全及舒适的感觉、享受令人愉悦的小事,就是丹麦幸福的祕密。不需要昂贵的北欧家具或花费,掌握简约舒适的原则,找一天,放慢脚步,抛开手机和电脑,沖杯咖啡,度过放鬆的一天,以舒缓的节奏享受生活,为自己充电,就是HYGGE。透过细微的改变,我们可以在每一天轻鬆实现HYGGE,过得更幸福,更快乐。

 

作者:夏洛特.亚伯拉罕

出版社:大好书屋

阅读 (526) 评论 (738) 收藏 (658) 转载 (917)
相关阅读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通博官网app|体恤百姓生活|分享时尚心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银河y19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樽电玩老版